21.窃取神明那刻(6)

九行诗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移动小说网xs13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我将是众人,或许谁也不是,

我将是另一个人而不自知,那人瞅着另一个梦——我的不眠。

——博尔赫斯

“艾尔海森先生,请问你真的要取消这笔款项的申请吗?”

工作人员向艾尔海森提问着。

这笔款项虽然金额不算特别大,但也够一个普通教令院学子完成实地调研了。而且申请的进度只剩下盖章那步,即使临时用不上了,又何必取消呢?

“是的,我确定。”

艾尔海森点头,这笔款项当然不是他自己的申请,而是九方去蒙德调研的申请资金。而身为论文的第二作者,艾尔海森相应也拥有了相关资金权限。

虽然艾尔海森清楚这种程度的下绊子,对于身为愚人众卧底的九方而言只是个小麻烦。

但这刚刚好。

如果九方之前说的都是真的,那么艾尔海森就无法坐视不理,他不能现在就和九方撕破脸面。

但同时,他也不能把全部的主动权都交到对方手上,他必须宣誓自己的立场,如果九方胆敢再算计到他头上,那么他也会用他的方式狠狠回击。

而这,不过是个小小的报复。

“好的,先生。这就为您办理。”

工作人员即使不理解,但也打算照办了。常年打工人的经验告诉他,降低自己的好奇心,乖乖做好分内事才是长远之道。

只见他熟练地从一旁堆成一摞的表格中抽出一张,正打算递给艾尔海森签字的时候,突然看着其中的一行字愣住了。

“抱歉,先生,您没有相关权限。按照九方小姐之前的请求,这笔款项的所有权已经变更了,而惠及对象写的是您的名字,艾尔海森。”

“也就是说,这笔款项现在是您的了,而如果先生你还想要取消,那么只能去找九方小姐前来办理。”

而九方此时正身处大巴扎的一个咖啡厅内,她倒不是没事到这里来放松的,而是在这里等妮露。

“九方,抱歉啊,久等了吧。我刚才在排练花神祭的舞蹈。”

妮露说这话时,气还没有喘匀。一路的狂奔,让她本来就饱满有如花瓣的脸更是抹上了一层烟霞色。

“没事,我也是刚到。”

九方轻车熟路地说着谎,其实她等妮露快一个小时了,但九方不想让妮露为难。况且,九方自己好久都没有好好休息了,刚才的一个小时她才能轻轻松松地任由思绪四处飘舞,不考虑各种各样的麻烦事。

而这样安逸的时间太宝贵了。即使这次,她找妮露还是有正经事。

“上次的事情,谢谢啦。”

“没事的,九方你也帮过我很多。不过,特意把别人灌醉还是不好的哦。”

妮露不是傻子,虽然有很多人都把她视作一个只是跳舞好看的小妞,但妮露这么多年在祖拜尔剧团摸爬滚打,她怎么可能看不出九方是特意在灌对方酒。

虽然那个金发男看起来潇洒美丽,但人却不怎么“聪明”。他一点都没有反抗,相反还乐呵呵地任由九方灌他酒。而九方看起来也不像是讨厌他。

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妮露在心里感叹着。

“对了妮露,你有打听到小草神的其他传闻吗?”

妮露是小草神忠实的信徒,但她回答不上来九方有关草神的问题,因为小草神从未有一次真正现身过。但妮露答应九方,会帮她打探流传民间的有关小草神的故事。

“嗯,前不久我偶然之间认识了一位叫做迪娜泽黛的人,她说她曾经见过小草神。”

“……说下去。”

之后,九方听到了这样一个故事。

有一个叫做迪娜泽黛的少女,她小时候身体不好。有一夜小迪娜泽黛惊醒,屋子里什么也没有,她害怕极了。但出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声音,这个声音不仅安慰了小女孩,还告诉了她外面的世界。

虽然她的父母不相信有什么声音,但迪娜泽黛还是认为那个声音就来自小草神,因为她此前从未知道过“提瓦特”,是小草神大人的言语将从她从那个布满药味的房间带到了更广阔的世界。

果然……

还是跟之前听到的传闻相差不大。

一样的梦境,一样的没有实体只有声音的小草神,一样的来自神明的温柔爱护和指引。

九方不是没有怀疑过这些传闻的真实性,但在怀疑之前,她必须尽可能收集足够的信息。

而这些信息,恰好都有着相通之处。

如果说是谣言,那无法解释为什么时间跨度很大的信息,拥有了相差无几的故事内核。

而如果说这是像样板戏一样对草神传说的编造模板,那也不太像。因为教令院常年忽略小草神信仰。而如果不是教令院的所作所为,九方实在难以想象须弥还有什么组织会编造有关草神的传说。

那么,暂且还是把这些当成真实的。

但是,有个问题,那就是须弥人大部分是不做梦的。

教令院主流的观点认为梦是愚昧的妄念,而须弥人受到神明赐福,得以摆脱了梦境的混乱无序。

九方当然怀疑过教令院的这套说辞。

真是笑话,难道其他会做梦的六国人就是愚昧蠢笨的吗?

虽然碍于须弥社会主流风气,大部分须弥人都不会承认自己会做梦。但九方还是借助愚人众信息网,打探到了有哪些须弥人还拥有梦境。

首先就是须弥的孩子们。小孩子普遍没有什么做梦就是愚昧的妄念这种无聊透底的想法,相反他们的梦和其他国家的小孩子没什么两样,都充满了奇妙的童真童趣。

其次是驻扎在教令院的愚人众,他们中即使是须弥人,也会做梦。

最后则是沙漠地区的居民。这些居民要么没有神明信仰,要么信仰已经逝去的赤王,但与教令院的流传说法不同,沙漠地区从来都不会认为梦境就是愚昧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水浒之宋末霸主》《特工之王:我能无限升级》《韩娱之崛起》《斗破苍穹之万界商城》【最酷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