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你是谁

天才一秒记住【移动小说网】地址:xs131.com

墙壁炸开的瞬间,姜星闪烁着身姿以极快的速度回到孟菲斯二人身边,同时发动事先设置好的传送阵法,呼吸间就来到了一间阴森的暗房。

姜星不顾孟菲斯充满质疑的目光,整理了下衣袍走在前面,回头报以歉疚的微笑,说道:“想必你们有很多疑惑,由我先来解释一下。”暗房的铁门吱呀着打开,湿冷的空气蜂拥而入。“这里是学院地下的实验基地,副校长的玩具制造中心。”

伴随着呜咽的风声,各种属于人类的□□声也占满了空间。孟菲斯和安越捂紧口鼻,从刚到这里他们就发现暗室里的墙面和地面布满了抓痕和液体痕迹,不难想出这是什么液体,也不难猜出这个所谓的实验基地是个什么地方。

孟菲斯强装镇定,打起贵族的样子,“我知道了,快带我们离开吧。”

姜星迟迟没有动作,安越感觉有些不妙,走前一步挡在孟菲斯身前,打探道:“你到底是谁?”

四周的空气逐渐躁动起来,甬道里响起开门走动拖拽的声音,孟菲斯和安越早已退无可退,眼前这人不是代表国主来谈判的,而是另有所图。

这么一会儿时间,门口就挤满了面部发黑的走尸。

“本不想那么快坦诚相待的,但这位孟菲斯庄主好像很在乎诚意二字。”姜星像是在谈论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孟菲斯听见他提到自己,突感理智要离他远去,膀胱不受控制的收缩。

姜星身后缓缓走来一个女人,生前应该是极爱漂亮的贵妇人。孟菲斯难以置信的轻捂嘴部,眼睛因为瞬间放大有些眦裂。

安越将信将疑的询问道:“这是。。。你妹妹吗?”

眼看着孟菲斯流出崩溃的泪水还有什么不明白,安越惊恐的盯着女人身后身姿卓然的男子,仿佛姜星是随时会露出噬人獠牙的恶魔。

邢曲歌放空自己躺在宽大的床上,早在半个小时前他就已经醒了,但却迟迟没有起身。这里的摆饰还算熟悉,看来宴会那件事结束后自己被姜子君带来姜氏宅邸了。

就这样睡到天荒地老也好,谁知道醒来后又有什么在等着自己。

门被轻轻打开,邢曲歌立刻闭眼假寐。

姜子君走到床前,漠然的端详着邢曲歌的睡颜,眼皮下是慌乱抖动的眼球,装睡装的理所当然。

“起来,喝水。”

邢曲歌依然静谧的躺着,双手搭在身上,显得非常安息。没事不要叫我,我还没醒!

“不是请你喝水。”

。。。。。。果然还是这位爷。

邢曲歌慢悠悠的撩开眼皮,睡眼惺忪的拿眼神去控诉对方。

姜子君不苟言笑的说道:“这么精神,不如先去趟绯宫。”

邢曲歌立马娇弱的瘫在靠枕上,“谢谢,我渴了很久了。”

“是吗。。。”姜子君坐在一边,翘着腿看他演戏。

邢曲歌:果然第一次见面都很讨厌。。。。。。

接下来的时间里,邢曲歌顶着探寻的目光艰难吞咽。

姜子君就坐在那里,一句话也没有问,一句话也没有说,搞得邢曲歌莫名的有些难过。

委屈巴巴的将杯子放下,邢曲歌道:“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随时都可以。”

姜子君感知到对方对回答的期待,只见邢曲歌眼眸中的闪光一下就熄灭了。

强忍着心里的不适感,邢曲歌微笑的说道:“再次感谢,你的水。”也感谢你曾经多次的相救。

“不谢。”说完姜子君就起身离开了。

邢曲歌看着门再次关上,房间里再次恢复了沉寂,不满于自己消沉的情绪,他啪啪的给脸颊来了两下,现在应该专心考虑离开的事情。

经此事件后,绯宫卫兵为保护姜氏家主的安全派遣卫兵常驻大门,邢曲歌在窗边眺望,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人是来抓自己的。想来想去突然意识到不是有个宝贝嘛,自从潜入国主府邸的任务失败后,每次做任务姜子君都会把十字银器交给他,关键时刻救他小命!

邢曲歌全身摸索了一下,脸色直接就白了。

也许。。大概他把十字银器搞丢了。

门外,姜子君在门口驻足了很久,从口袋里掏出十字银器,描摹着纹路陷入沉思。这个小侍者不止长相令人熟悉,还随身携带着姜氏圣物。

你到底是谁?

姜子君唤来管家,嘱咐道:“你去准备一下,送他出宅邸,要掩人耳目。”

管家应声答应。

姜氏最近的麻烦事一件接着一件,现如今不是纠结人的时候。

姜子君紧握了一下十字银器,“派人盯着他,有事即刻报给我。”

姜星的恐吓很有效,孟菲斯和安越此时安静如鸡,局促不安的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与安越单纯的恐惧不一样,孟菲斯眼神中弥漫着丝丝的怨恨,呼吸久久无法平静,心里阴暗的想法喷涌而出,想要撕咬住面前这个白面绅士的喉咙。

姜星端着两杯花茶走来,恭敬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怀疑刚才发生的一切皆是幻觉。“放轻松,我这里的花茶可是出自大师庄园的采摘品种,虽是比不上孟菲斯庄园极优的品质,但也足够招待。”

安越殷勤的接过茶杯,见孟菲斯没有动作,又顺手接起另一杯,笑哈哈的说道:“既然是大力推荐,必要好好品鉴一番。”说完,给身边的人递过去一个眼神,孟菲斯死寂一般的不接茬,安越的大脑也快要死机。

姜星小泯一口,缓缓开口道:“我这个人凡事都讲究个计划性,不知贵族方面能做到哪一步呢?”

在未见面之前,孟菲斯二人还想着讨价还价,毕竟主动权在贵族方面,他们与神会向来交集甚微,在各个宴会上也都是点头之交,十几年来相安无事。

孟菲斯将思维拉回谈判桌上,他的想法很简单,既然现下受人桎梏那就只好秋后算账。

“那你先说说需要我们提供什么帮助,先说好,忙不是白帮的。”

“当然是利益瓜分了。”

姜星拿出一个雕饰华丽的盒子,摆在两人桌前。“这是你们应得的。”

两人打开盒子后俱是变了脸色,安越眼睛闪着精光,孟菲斯合上盒子,不顾安越投来的问询视线,硬气的说道:“你还没说你的需求。”

花茶的袅袅烟气像是有实质般缠绕周身,孟菲斯和安越的眼神逐渐涣散,姜星的声音从远方传来,仿佛要在两人身心都留下烙印。

“拿着这个圣器,今后圣城不再是神会管理下的圣城了。”

地下酒馆今日的客人锐减,到处都不见雇佣兵小队的身影。邢曲歌站在略显空荡的大堂,心想他们不会这么冲动,跑去姜氏宅邸救人吧?当时外面那些卫兵难道是为他们而来?

邢曲歌一个人美滋滋的臆想着,转头又开始担心,他们能莽成这样吗?

张妈又骂骂咧咧的走来走去,“不要干站在这里堵塞交通!那么闲就去抓猫!”

抓猫?

没给邢曲歌思索的时间,雇佣兵小队的的人就稀稀落落的出现了,每个人都狼狈至极。

“你们这是找魔兽干仗了?”

孔武憨憨的回答道:“哦,我们去抓猫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在逃神明》转载请注明来源:移动小说网xs131.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