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公主的剑

两块煎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移动小说网xs13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男人原本整齐规矩的领口愈加凌乱,横生美感。

偏偏,在后者的神情中,察不着半点不悦。

“有更衣室吗?”

裴渡适时出声,打断了朋友探究且贱嗖嗖的打量:“再帮我准备一套干净的衣服。”

“怎么了?”祁雎皱眉,一低头就瞅见面前女孩裙摆上的深色水渍,下意识了然。

喊来侍应生准备衣服,又特地亲自带他们前往二楼。

与一楼的宴会厅和舞池不同,二楼的氛围相较之下更为正式,而且装潢风格差距也很大。

简而言之,这儿更适合谈生意。

目送梁吉葵去更衣室,裴渡的眉宇染上一层愧疚,薄唇轻抿,自责感甚浓。

“刚才徐疏寒还问我你来了没,走啊,打牌去?”说话的是祁雎。

“没兴趣,”懒洋洋地吐字,裴渡掀睫:“哪次不是你输得叮当响,老赢,也挺无聊的。”

“哎哎哎,戳人短可就没意思了……”

插科打诨没两句,不远处就有人来喊祁雎去舞池共舞。

向来不会拂美女面子,祁雎乐呵呵应下,临走前还小声交代:“我这儿有客房,你要是着急可以给你安排一间。”

“滚。”

没几分钟,梁吉葵回来了。

先前的闪亮礼服被换成了白色的连衣裙,款式简单,方领泡泡袖收腰设计,恰到好处地勾勒出姣美身材。

原先遮在脸上的面具被拿了下来,此刻正捏在手里把玩。

她气鼓鼓地走过来:“裴总,跟你出来一趟成本可真高,这套礼服我还蛮喜欢的。”

裴渡莞尔:“赔你件新的。”

梁吉葵挑眉,嗅到了一丝商机,瞳仁映着亮晶晶的光:“或许你可以换个别的赔。”

“小梁总,三句话不离投资,你这让很怀疑梁氏目前的资金状况啊?”说着,他轻拍了下她额头,又佯装无奈地轻叹。

“这脏水我可不接!”

愤恨地瞪回去,她刚想说什么,余光却猛地掠过一张熟悉面孔。

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她立刻将偏过脑袋,将大半张脸置于阴影中,声线狠狠压着,表情难得地多了丝紧张:“有熟人!”

眸光一敛,裴渡反应更快,将不久前才脱下来、搭在小臂上的西装外套盖到了她头上,又施加力搂住她的肩,让她更靠近自己。

被他的举动吓一跳,梁吉葵刚想问,隔这西装布料,一声低沉的男声滚入耳蜗:

“别动。”

心脏猛的一跳,她立马没有动静了。

乖得像个鹌鹑。

在无人可见的黑暗中,耳根冒上一阵微弱的热,她自顾自地心里安慰,说是被西装外套闷的。

做完一系列动作,裴渡淡定地偏头看去。

来的人,他倒也算熟悉。

因为楼梯的视角问题,起初徐疏寒并没有注意到裴渡身旁还有个女孩。

等靠近后看清楚将后者长相遮得严严实实的西装外套,才意味深长地勾起嘴角。

他不是不识趣的人,简单打了声招呼就走了,顶多是好奇心作祟,多看了眼那名女孩手腕上的表。

因为买过他记得,是某个奢侈品品牌的全球限量款,近七位数。

等确定人走了后,裴渡才不紧不慢地将西装拿下来:“这么怕被人看见你和我出来,我见不得人?”

“什么跟什么啊!”梁吉葵剜了他一眼,边说边整理刚刚被弄乱的头发。

她呼吸频率有些乱,原本白皙的面颊晕上一层酡红,更显俏丽。

等心跳稍稍稳定些,她才微抬头看过去,严肃道:“别以为我不知道蕖商从去年年底就开始和徐疏寒手里的项目有往来,要是让他知道我撬墙角,还不得连着堵我一礼拜啊!”

她说得认真,双颊上余温未消,眼睛也亮晶晶的,煞是可爱。

裴渡哑然,也摆出一副正经姿态回道:“也对,毕竟我之后要和你一起当坏人了,确实得躲着他点儿。”

“什么当坏人,明明是你弃暗投明……等等,你同意跟菩桃合作了?”

“菩桃”的全名是菩桃影视,作为梁氏旗下负责文娱板块的子公司,也是不久前梁吉葵空降的地方。

裴渡咬字:“从在商言商的立场上,菩桃能带给我的收益远不如徐疏寒,所以与其说是我选择了菩桃,倒不如说是我选择了你。”

梁吉葵一愣,显然是没料到这么个答案。

砰、砰、砰。

随着男人这番话落定,她的胸口开始蠢蠢欲动,且震耳欲聋。

有些看不见摸不着的情愫暗自发芽。

强忍住那份不应该存在的悸动,她咬唇:“只是因为我?”

她紧张,裴渡也不好受。

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话给她带来了困扰,他转了话锋,让原本模糊不清的意味朝另一个方向滑去:“毕竟这是你第一次独立做剧,我还挺期待的,就当投了一支潜力股。”

原来是看重她会为了这个剧全心全力啊。

梁吉葵努努嘴,总算不再胡思乱想了。

也是,除了这个理由还能有别的什么呢,他是商人,商人重利,他待她之所以有不同,也不过是因为梁氏集团的强大和爷爷多年前的恩情。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