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你的小名叫圆圆?

果然人生处处是惊喜,人生处处是精彩。

我按耐住心里的惊涛骇浪,邱女士大约瞧见我的脸色不太好问我,“圆圆,怎么了?”

那女人听见声音看过来,她自然看见我。但是她好像不认得我,眼里的光很陌生。我心下愕然,难道这个人不是那个人?

“没事。”我摇摇头。我安慰自己,大概就是我自己多心了,把她看成了大学室友兰杰。又仔细一想,兰杰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她明明是云南那边一个小县城里的。怎么会出现在鹿城呢?

这个小插曲很快过去了,安子珥被姐姐强行摁回座位。安生即使生气但是碍于外人在场,不好真的发作。我们几个人只好在各怀鬼胎中继续吃这顿饭。

酒过三巡,人也活泛起来。

“文山小弟,我这个酒还不错吧?”安生砸吧着嘴眯起眼一脸享受问道景文山。

“哈哈哈,那是那是。安生兄的酒自然是好酒哇。”景文山温润儒雅的脸上也浮现出红晕。

邱女士正端起汤碗,闻言立马放下调羹,警告地看了一眼景文山让他不要多喝!

“来来来——”安生一边说话一边站起来要给景文山倒酒,“文山小弟我敬你一杯!”

生意人的豪迈与爽快在这一刻达到顶峰。

景文山笑呵呵地推辞道,“我自己来自己来就行~”

邱女士拽了景文山一把,低声制止道,“少喝点!”

景文山闻言立马伸手掩住酒杯口:“够了够了,安生兄快别倒了!我实在不胜酒力!”

“诶!”安生啧啧道,“男人喝两口酒再正常不过,弟妹你让他文山小弟喝!难得来一趟是不是?”

邱女士扯起嘴角笑了一下,没作声。

这种社交场合,女人向来是陪衬。就是在家里再怎么呼风唤雨的老邱,仍旧是不能在这样的场合里驳了景文山的面子,俗话说男人的面子大过天,最好的办法就是陪着笑不说话。

我默默喝了一口香槟,邱女士拦住我的手,“女孩子家家少喝点!”

我不满地咕哝一声,当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我伸手又啜了一口,邱女士不赞同地瞪我一眼。

我笑嘻嘻当作没看见,安生见我在喝酒,要给我倒,“哎哎哎,文山小弟,你家小懿酒量蛮好的嘛!果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我们老喽老咯,不中用了!”

“哪里哪里~”景文山谦虚地笑笑,看安生要给我倒酒,立马把我的酒杯子抢走,“哎呀,小懿一个小姑娘,就是贪嘴——来,安生大哥,小弟敬你一杯——”

景文山把到我面前的酒立马挡回去。安生笑着,那点子笑意不达眼底,仰头干了一杯把酒杯倒置过来,“我干了!文山你随意!”

我见局面一时有点尴尬,只好硬着头皮上去:“安伯伯,我敬您一杯——感谢您的盛情款待!”

我拿起桌子上的香槟干了一杯,也把酒杯倒置过来,“我这就干了,您随意。”

安生看着我哈哈大笑,赞扬道,“文山呐,你们家小懿是块走生意的好料子——”说着拍了拍我的肩膀,非常慈蔼地说道:“小懿啊,要不要考虑加入安伯伯?”

加入?加入什么?

我一愣,还没反应过来。

“不行!”邱女士焦急地打断了安生的话,安生看向邱女士眼里的光冷冷的,脸上还挂着笑,那张脸上充满着中年男人的复杂诡谲——上位者对于下位者生杀予夺之感立马凸显出来。

景文山脸色一下变了,拉了一下邱女士的手,赔着笑脸。

“那个...”邱女士赔着笑找补道:“小懿不懂古董的,别砸了安大哥的场子就不好了!”

安生皮笑肉不笑地哼一声,“弟妹心疼孩子,这个道理我懂。我就是随口一说,哈哈哈。吃菜吃菜...”

“先生,曾先生来了!”

管家忽然出现跟安生说话,安生打了个酒嗝,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谁想到吃到中途居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舅舅,我没有来晚吧?”

男人的声音温和又大方。人未到声先到,只是这声音怎么有点耳熟?

我还没想到那个人是谁,他就出现在了我面前!

卧槽!好家伙!

真的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曾安淳看见我微微挑起眉,讶异从他眼底划过,不过一瞬就恢复平静。他的脸上堆起一惯有礼的笑容,居然还故作疑惑地看着我,“舅舅,今天有客人在?”

牛啊!好家伙,直接上来给我整不认识,我都蒙圈了。

景文山和老邱上上下下打量进来的曾安淳。那男人身形板正,仪态端方。穿着卡其色的风衣,里面是一件米灰色的高领针织打底衫,下面一条深咖色西装料的阔腿裤,脚上一双棕色小羊皮切尔西靴。

他穿得真时髦,不愧是行走的‘衣架子’,不知道以为来走时装秀的!

我看看安生不过170的圆滚滚身子,又看看曾安淳188的修长身形。人都说外甥像舅舅,我怎么觉得两个人不怎么像呢?难不成基因突变啊!

我觉得这个想法有点好笑,但又不敢笑于是垂着头,没再看曾安淳。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移动小说网【xs131.com】第一时间更新《誓死追回白月光渣女前任》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